冷书网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冷书网 > 男频 > 奇幻 > 九州山海志 > 莲池卷 十二章 山水有秘境 少女诉内情

九州山海志 莲池卷 十二章 山水有秘境 少女诉内情

作者:秦半仙 分类:奇幻 更新时间:2021-05-03 03:11:22 来源:笔趣阁

一处山水秘境中,庭院深深,身穿嫁衣的女子,巧笑倩兮,对镜梳妆。她眼神温柔,喃喃自语,夫君若是你还活着,该有多少岁了。

夫人放了我吧,我真不是莲都城钱家子弟,我就是个招摇撞骗的。声声叫喊从一旁西屋内传出。听声音正是那个王家供奉仙师钱茂。

嫁衣女子,缓缓起身出门,莲步轻摇间来到院落之中,与钱茂隔门说道。

钱公子,莫喊了,既来之则安之,莲都城必会有仙师前来救你。

说到这里顿了一顿,似哽咽似愁苦更似有万千悲痛。至于何时来,三年五载的,总归还是来了不是。

那澜沧龙宫天灯日日夜夜的扒皮抽筋之苦,可怜我夫君整整受了三年。

女鬼满脸鲜血,双手捂住那张明艳脸庞,苦苦压抑的呜咽声响,从指缝间渗出。

翠云集孙府正屋之内。

“孙老家主,此事疑窦丛生,此邪祟能来去自如,不过利用山水忌讳,定有老巢隐藏在这山水之间。我这便去找寻。”卢道钟与方醒说完大概便与孙正道起身告辞。

看着眼眶深陷的孙家少主孙淮,卢道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孙公子,我私以为王家姑娘可能尚在人世也未可知,不必太过悲观难过。我等找到那邪祟定会给翠云集一个交代。”

说完瞪了一眼正在大吃特吃瓜果点心的赵王孙,五人御风离开孙家,往敬亭山方向飞去。

不愧为南岳储君之山,来到山中灵气竟更为浓郁,草木花卉间皆有神华流淌,敬亭山的确担得起钟灵毓秀的山水形胜之地。

一个多时辰过去,因为没有合适的开门道诀。方醒等人只得用最笨的法子。五人分头行事,祭出本命飞剑,巡视整个敬亭山地界。

随着时间的推移,钱夜行隐隐发现敬亭山西南一角有古怪。当飞剑掠过之时,有那一丝一缕的阻塞之感。极有可能隐藏着一处山水迷障,其中别有洞天。

“我来试试。”五人悬停空中,赵一蔓说道。

刹那芳华!

原本这处山势低洼之地,突然涟漪阵阵,隐约可见其中宅邸院落,以及那一只只惹人注目的油纸灯笼。

破!赵一蔓剑诀之下,本命飞剑一闪而过,似水落而石出。涟漪散去,此处竟然位于山坳之中,古树参天间,一座三进院落,已清晰可见。

一盏白皮灯笼,一位嫁衣女子缓缓走出院子,侧身施了个万福,细声细气说道,“莲都城来人嘛?夫君不在家,有失远迎,容妾身来招待诸位小仙师。”

方醒众人对视一眼,略作思量,朗声说道,“不知夫人如何称呼,此番叨扰,还望见谅,晚辈等人领“巡狩令”而来,敬亭山前后五位女子失踪,不知夫人可否知晓此事?”

说来奇怪,明明是鬼修之身,这嫁衣女鬼反而给人一种似人的错觉,气息极为纯净。而能在白日行动自如,若非修为极高,便是有高明法宝傍身了。

“五位女子?难怪你们来的如此之快......”嫁衣女鬼喃喃自语。

见此女鬼眼神闪烁不定,亦不正面回答众人问题,赵一蔓踏前一步冷冷说道:“前夜一十二条人命,还有那五位姑娘生死未卜,劳烦夫人好好想想!”

刹那之间,盏盏灯笼烛光摇曳,骤然升起。

那也劳请诸位仙师想想那澜沧江底的数千亡魂!

无数灯笼瞬息间向五人齐齐冲去,竟有遮天蔽日之感。千钧一发,赵龙象一人向前,身上神华流转,竟选择以身躯硬撼这些古怪灯笼。

轰隆轰隆巨响连连,烟尘滚滚,小胖子却毫发无伤。

此情此景,不说其余四人,便是嫁衣女鬼也呆了呆。敢情这小胖子好一身铜筋铁骨啊。

两把飞剑即刻而至,正是“婵娟”与“潜入夜”。如影随形,斩灯笼灭烛火,逼得嫁衣女鬼连连后退。

振聋发聩的惊人动静,敬亭山山根震荡不已。身在山神庙中的敬亭山土地,叫苦不迭。他娘的,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自己这数百年来山神老爷做得好端端的,这嫁衣女鬼,偏偏选在自己辖境内害人。自己担心大道前程犹豫再三,那也是人之常情。结果又被莲都城秋后算账,那看着不过十来岁的小兔崽子是真的不讲道理,没问几句便是剑斩金身,可怜我百年道行一朝尽散!

打得好,你们打生打死,与我何干......敬亭山土地正想着,嗖的一声,转瞬之间他已来到嫁衣女鬼宅邸这处山水秘境之中。

你们?你们拘我来干嘛!

原来赵一蔓见方醒与钱夜行大战嫁衣女鬼之际,闲着无聊,想到这敬亭山神罔顾辖境百姓身家性命之事,有心小惩大戒。伸手捻起一抔地上泥土,踏罡步斗,最后双指并拢对着地面呵气念道:剑仙陆青白律令,敕!

这道术法,讲究的便是一个撮土成香,以山土搭建起一座沟连山水神奇的桥梁。只要在辖境之内,山神土地必须出现,不肯来?那就自有冥冥之中的天地大道拽着你来。剑仙陆青白律令,一座洞天的开辟之人,老天爷啊。小小土地,焉敢不从,不来也得来。

“土地爷,我们一起看着女鬼如何伏法,这山水神奇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当心吃几斤香火,便吐几斤出来。”赵一蔓嬉皮笑脸说道。

敬亭山土地,如丧考妣,得嘞,大不了就是形神俱灭的下场,土地已经是山水谱碟的末流位置,实在贬无可贬。

战场中,先被赵龙象这一身强悍至极的体魄所慑,如今嫁衣女鬼那件鲜红嫁衣上下翻飞,指尖飞射出根根红线与方醒,钱夜行的飞剑缠斗在一起。

“方醒,钱夜行,这红线有古怪,上面阴秽之气太盛,当心飞剑被缠上,有损灵性。”一旁掠阵得卢道钟出言提醒道。

“她缠得上吗?随风潜入夜!”钱夜行剑诀一变,大声喝道。

只见钱夜行那把本就如针尖大小的飞剑瞬间消失不见。刹那之间,嫁衣女鬼手指根根寸断,那一缕缕红线失去控制亦飘落在地。

方醒见状机不可失,一步踏前,以“婵娟”洞穿嫁衣女鬼眉心。再化弧一转,竟削去女鬼头颅。

“方哥儿,好剑术”嫁衣女鬼身形砰然炸开,赵家小胖子连连叫好。

那敬亭山土地见此情景,只觉得后脖梗子一阵凉嗖嗖的。

却见那一身鲜红嫁衣如阴魂不散,转瞬凝聚成形。咦,方醒察觉出“婵娟”运转之际竟出现一丝凝滞。

“少年郎,你若是再来几次飞剑取头颅,你这本命飞剑是想要不想要了”嫁衣女鬼声音悠悠传来,飘忽不定。

又是数回合交手,女鬼那件嫁衣水运弥漫,方醒与钱夜行久攻不下,每每飞剑钉入女鬼身躯,竟似泥牛入海一般。随着一盏灯笼的爆裂,女鬼身形即刻凝聚。

这嫁衣女鬼不过最多筑基巅峰修为,却仗着那件似乎是上古遗物的嫁衣法袍,与两人斗得你来我往难解难分。飞剑攻伐之下,难以伤及本体,反而受她的煞气影响出剑速度一次比一次慢。若不能速战速决,后果不堪设想。

赵一蔓看着心乱如麻,狠狠揪着敬亭山土地的耳朵。突然灵机一动,掐诀隐去身形,偷偷往内院掠去。

三进院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赵一蔓隐隐听到西厢房那处房间似有响动。剑光一闪,那处禁制瞬间消失。膨隆咯,竟滚出个大活人来,不是钱茂还能是谁。

“你是何人?”赵一蔓也被吓了一跳,赶忙问道。

“我乃莲都城人士,姓钱名茂,敢问姑娘是来捉鬼斩妖的吗?”钱茂整了整衣冠,女子面前哪里能如此灰头土脸的。

“我是翠云集孙家请来营救王姑娘的,你可知王姑娘下落?”赵一蔓在孙家听过钱茂大名,此时不动声色问道。

“前夜我和王姑娘一起被这女鬼擒来此处,我们且去找找吧。”钱茂说完往东厢房方向快步走去。

推门而入,只见两人,一人嫁衣尤在,却无盖头,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另外一人麻布素衣却难掩青春的少女气息,并无多少惊恐神色。

“你可是王姑娘,翠云集孙家未过门的媳妇?”赵一蔓见这女子样貌人品便已经确定了七八分。

“是是是,她就是。”后面走进厢房的钱茂连连点头,“小姐,那鬼物没有伤害你吧?”

“哪里会伤害我们,夫人是救我们啊!”一旁麻衣少女急忙抢先说道。

在赵一蔓与钱茂不可置信的神情中,那身穿麻衣的女子缓缓说出事情始末。

她家世代就居住在敬亭山翠云集,属孙家旁支一脉。从她祖父那代开始,因为生活艰难,便以“长工”身份入孙家,他父亲亦是如此。

虽明面上是做工,可实际已经与奴仆无异。她从小便生在孙家,长在孙家,是一名“家生子”。随着年纪渐长,出落得亭亭玉立,可直觉使然,她总觉得孙家大公子孙淮看她的眼神有点异样。

说起这位孙家大公子可谓在翠云集人尽皆知,虽说不上为祸乡里,却也是年纪轻轻便姬妾成群的主。只要是他看上的女子,无所不用其极,势必收入房中。

直到数月前的一天,这位孙淮孙公子终于按耐不住,将正在浣洗衣服的少女拉拽入房,正待行那禽兽之事,却正被这嫁衣女鬼撞破。

那位孙公子从此缠绵病榻之上,迎娶王家姑娘冲喜那更是后话。

赵一蔓略一思量,果然疑窦重重。如此说来这嫁衣女鬼更不像是个害人性命的凶邪之鬼了。她反手扣住钱茂手腕,疼得后者龇牙咧嘴哇哇直叫,“我且问你,前日你与王姑娘被抓来此处,那些轿夫媒婆可有被害。”

“并无啊,我特意回头看过一眼,记得清清楚楚,他们被施展了定身术法而已,王家姑娘也在其列啊”钱茂连连求饶,疼得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

“仙师,这女鬼姐姐并无害人,这两日下来,还给我送来吃喝,只是告诉我那孙家少主,并非良配,叫我好好考虑周全。”王家姑娘见自家供奉如此狼狈,赶忙说道。

坏了,赵一蔓急忙掠出屋内。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